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五) 已婚有孩, 无遗嘱

我人生的第一份遗嘱,写得很早,也很简单,“如本人离世,全部个人财产将由配偶某某继承;孩子全权交由配偶抚养,任何人不得干涉或争夺抚养权”,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写完后,我觉得死而无憾了。 可是一想,不对,要是以后配偶再婚给孩子找了后妈可怎么办?

我赶紧又爬起来,继续写,“我去世后,两套房和全部存款投资都留给孩子,由配偶某某代持;房子不得出售,直到孩子满18岁时交付。孩子未成年时以房租和投资收益支付其生活和教育费等。“

但又一想,老公和我感情不错,我一走孩子还得靠他一人抚养,不留点钱显得我很不仗义,我又补充:“在他有生之年,可享受房子的使用权和理财收益,但房子和本金必须留给孩子。”

再往远了思考,孩子18岁法律上成人了,但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社会经验严重不足,若一下子得到房子和一大笔钱,会不会跟人攀比、胡花乱造、或让有心人给骗了去?

我越想事越多,越写越来劲儿,到后来写得兴致勃勃,没事儿就来补充这个遗嘱,目前已经补充到了两万多字。

那一年,我最朴素的想法就是万一我先去了,首先得保障老公的生活不受影响,物质生活稳定了才能情绪稳定,孩子才更有安全感。但是我可不想自己的家产便宜了外人。我脑补了一番后妈,我的孩子在容嬷嬷的颐指气使下瑟瑟发抖,这个场面令我心痛万分。可是,就算立了遗嘱也无法剥夺我老公的合法继承权、无法保证他将来不再婚啊?不能指望别人,求人不如求己。于是,2018年我决定考证,专门去学遗产规划。上了学, 我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太初级了,无论中外,甭管什么族裔,有钱还是没钱,家家的鸡毛蒜皮和小算盘都打得杠杠响,这西方人才真是把各种算计发挥到了极致。

安省居民,已婚,孩子未成年,无遗嘱

大卫和莎莉是一对恩爱夫妻,有一个12岁的女儿。一家人住在多伦多的一套300万的房子里,买房时双方父母合力支援,两下一凑没贷款。大卫从前在一家知名公司担任研发经理,收入颇丰。小家庭有了一些积蓄后,大卫辞了职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西餐厅。由于担心将来发生生意纠纷,买这套房子时特意只写了莎莉一个人的名字。

没成想,2021年5月间莎莉的哮喘急性发作,突然去世,没有遗嘱。

料理后事,申请 estate administrator, 好不容易办得差不多了,大卫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不能继承全部遗产。由于莎莉没有遗嘱,大卫此时有两个选择 (哪个合适用哪个):

  1. 根据安省 Family Law Act, 申请 equalization payment;
  2. 根据 Succession Law Reform Act, 按法定顺序和额度继承

如果选一,大卫必须在莎莉去世6个月内向法庭提出申请;这个继承方式和离婚时夫妻二人分家产一模一样,大卫可要求将家庭净资产按 net family property equalization 的原则平分,自己拿一半;

如果选二,大卫可得到 preferential share 35万 (安省规定2021年3月1日之后无遗嘱去世的,配偶得前35万),其余部分再由大卫和女儿平分。莎莉的遗产主要是价值300万房子和 15万的RRSP,合计税前315万,存款都在 joint account 里不构成遗产。

房子符合 principal residence , 增值免税;RRSP以去世时的市场价计入 final return。用 spousal rollover 可把 15万RRSP直接转到大卫的RRSP账户中,这样就不用计入final return, 等到大卫也去世时再计税。利用 spousal rollover 意味着莎莉去世完全不交税。但大卫认为自己的事业处于上升期,等自己去世时资产规模肯定会比现在大,因此他决定将15万RRSP仍计入莎莉税表,交 income tax 4万5。

算完 income tax, 再看 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 (旧称 probate fee) 。 房子净值(无贷款)和RRSP(没指定受益人)一起计入遗产的总价,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 交4万6.

加起来差不多10万的税费,完税后遗产还剩305万。按无遗嘱继承法大卫可继承 35万+(305-35)/2 =  170万,女儿继承135万。

女儿12岁尚未成年,大卫作为 legal guardian 有监护权, 能安排孩子的吃喝住行,却无权直接掌管孩子继承的遗产。他须向安省 The Office of the Children’s Lawyer 部门申请做未成年人财产的监管人 (guardian of child’s property)。 如果大卫打算卖房也时需要跟政府报批的,因为孩子继承的 135万中大部分价值源自房子。女儿的财产等她满18岁时大卫得全部交付,到时有了这么一大笔钱孩子会如何消费恐怕是大卫很难控制的。想想今后,大卫不禁有些发愁。

祸不单行,2021年的疫情有增无减,西餐厅断断续续就没营业几天,渐渐入不敷出。几个合伙人互相埋怨,认为这几年的账目不清不楚,友谊的小船眼看就要翻了。大卫很担心这几个人迟早闹僵,没准儿还会法庭上见,作为合伙人之一他的个人资产很可能受到牵连。

如果有遗嘱

如果莎莉有遗嘱,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她可将房子留给大卫,也可留给女儿。

若留给大卫,今后如何处置就由大卫说了算;但若大卫再婚,这房子一旦成为新家庭的 “婚房” (matrimonial home),即使只有大卫一人在title上,即使它是大卫婚前就有的房子,只要他带入新婚,成为婚房,新太太就有权分走一半。这么一看,光有遗嘱还是不够的,没法避免配偶再婚,婚变了就面临分家产。这不正是我担心的吗?

如果有信托

若留给给未成年的女儿,莎莉可在遗嘱中设立信托(testamentary trust) ,让大卫作信托的 primary trustee,让姐姐作 alternate trustee,设大卫和女儿同为信托受益人。莎莉去世后房子进入信托,让大卫在世时有使用权,可自用、出租、使用租金,但不能出售。信托文件中莎莉规定在孩子年满30岁时将房子交付给孩子(心智和婚姻都成熟)。倘若大卫去世时女儿还没到30岁,姐姐作为信托 alternate trustee 可继续掌管房子。

信托既给大卫父女原封不动地留了一个家(使用权),防止了直接留给大卫但他再婚而导致婚房被分割(防分割),万一生意纠纷大卫的个人资产被追索还债时,信托内的资产全部得以保全,谁也拿不走(防追债);还避免了过早地传给女儿,被年轻人一下子挥霍(防败家),或女儿发生婚变被分家产(防分割)。信托就是一件防弹衣,用铜墙铁壁保护了家庭资产;信托就是墓地里伸出的一双手,让去世的人依旧控制着资产的使用和分配方式,trustee 必须遵照信托文件内容一一履行。

无论选择哪样,遗嘱不能剥夺他人的应得权益。比如莎莉把资产全部留给女儿和姐姐,不给大卫一分一毫。若大卫不满,可在6个月内 challenge 遗嘱,要求以上面提到的家庭法的equalization方式拿到自己的份额。做信托文件更是要找专业律师。

我也不再继续折腾我的遗嘱了,里面的内容被我摘出一部分写进了博客,娱乐娱乐大家。我找律师立了一份新遗嘱,就放在办公桌右手边的第二个抽屉里。当然,我还是改不了没事就去补充这个遗嘱的冲动,但遗嘱的每一次更改都必须遵循套路,形式必须合规合法。我决定每年都回顾一下,但凡生活中发生较大的变化的,比如税法改了、资产增减了、搬家了(从一个省搬到另一个省)、设立的监护人或遗嘱执行人不再合适了(病了、去世了、分居了、离婚了、失业了、不愿担任了)、孩子满18岁了,此时都好好想想是否有必要更新遗嘱。

继承人 v.s. 监护人 v.s. 执行人

指定谁是继承人固然重要,但遗嘱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让我有机会选择未成年孩子的监护人和遗嘱执行人。人去世时留的财产多一点少一点都不是个事儿,最让逝者放心不下的是孩子和家人。都说孩子是父母的眼珠子和命根子,平时倒不觉得,真要撒手的时候再不孝的子孙你也想看上一眼,不信等着瞧。

监护人是我托付自己眼珠子和命根子的人,当然配偶是首选,但万一遭遇了 common accident 俩人同时去世,备选人就非常重要了。老人一辈的不合适,年纪已高,身体在走下坡路,亲戚都在中国,只能在朋友之中筛选。除了考虑人品、性格、执行力、和孩子的亲疏、是否愿意担任监护人之外,这个人选的幸福指数和经济状况也是我参详的因素。如果我设立的监护人离婚了、失业了、投资亏本了,自顾不暇,那意味着她不会有精力照顾好孩子;同样,如果我的遗嘱执行人陷入困顿、婚变,个人生活尚未安稳,赶上我去世这个节骨眼再让人花时间处理我的事配无异于道德绑架,既不现实,也不合理,更没人性。所以,遗嘱还是要每年都拿出来看一看的,里面涉及到的人和事若发生了变化,就要考虑是否更新。

监护人或执行人如果不是自家人的,建议在遗嘱中留一些报酬,这不是必须的但我觉得是应该的。

生命的美妙就在于它不是一成不变。生活中的每种变化必有其合理性,我们做的是尽量协调这些变化,而不是压下、隔离、或视而不见。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室微信 jktax-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