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七)重组家庭、遗嘱+信托

我妈天天出门和一帮老太太遛弯儿,其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看上了一个七十多的老头,相处下来俩人很对心思,这就打算结婚了。老太太是儿女给办过来的,能唱爱跳;老头儿是最早一批的留学生,来加拿大快五十年了,退休之前是一所大学的教授,有房有车有退休金和和规模不小的投资。我妈受人之托,回家问我,像这种老年重组的夫妻怎样确保财产将来只让自己的亲生孩子继承,而不被对方的孩子分走?我撩开眼皮,要是这么缺乏信任还不如一个人过,如果真爱,难道不该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出来,让对方的孩子继承吗?那天晚饭除了粥,什么都没有。

重组家庭里,父母和双方子女的关系复杂,一旦有一方去世,另一方和这一方的子女之间很容易发生遗产纠纷。正因如此,一些子女对老人再婚持反对意见,成人的世界计较得多。

重组家庭,遗嘱+信托 

大卫和莎莉就是一个重组家庭。他们各自有过一段婚姻,大卫有一儿子,莎莉带个女儿。中年离婚后,在公司的一次招新活动中遇见了前来面试的莎莉。莎莉面试结果不咋地,大卫却有心留下了联系方式。经过两年多的交往,二人修成正果结了婚。大卫正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之一,个人还有些房产和股票,市值近一千万。莎莉性情温和,做得一手好菜,喜欢侍弄花草,和孩子们处得十分融洽。大卫感慨,家里有个会过日子的好女人,连大厅里的吊灯瞅着都比以前亮堂了。

大卫比莎莉年长了几岁,患有脂肪肝和高血压。有一次在家时突发心梗,好在抢救及时,人没什么事。大卫害怕有一天自己突然先走了,留下莎莉无依无靠。说实话,莎莉做家务是把好手,其他方面并无一技之长,自从当了家庭主妇,干脆把之前的那点儿事业心彻底都放下了,对理财也没啥兴趣,完全就是一个居家型的女子。大卫觉得万一自己出个意外,至少得保障她的生活来源。儿子还年轻,现在看不出是不是有出息,大卫希望将来儿子能继承这份家业。

遗嘱

大卫想到立遗嘱。遗嘱能按照自己意愿安排身后的财产怎样分配。以大卫的财力,他可以直接留给莎莉一大笔遗产,足够养她到终老。但大卫也有些小心思,莎莉年纪不算大,以后很可能再婚,若他去世后直接给她一大笔遗产,难免会被带入新家庭,这么一想心里怎么都不太舒服。

儿子现在读高中,尚未成年。若自己现在突然去了,留给未成年孩子的这份遗产还得找个稳妥的人代持,等他满18岁交付。刚成年的孩子一点社会阅历和经验都没有,容易攀比挥霍,或投资不善被有心人骗了去。要是能等到他大学毕业了、处世圆熟了,那时闭眼的话大卫也安心了。但人都是肉体凡胎,意外和明天谁又能知道哪个先来呢?看来,光有一份遗嘱远远不能解决问题。

信托

经过反复考虑,大卫立了遗嘱,同时在遗嘱内设立了 testamentary spousal trust,去世后,大部分遗产将被纳入这个信托。这个类型的信托是通过遗嘱设立,去世后遗嘱生效,信托才成立。为避免家庭矛盾,大卫指定了一家专业公司作为 corporate trustee 。信托条款规定,莎莉作为配偶,在有生之年可享受信托内的收益(income);但对是否能动用信托内资产本金(capital)大卫还是做出了限制;待莎莉去世后,信托资产本金(capital)将由大卫的儿子继承。

信托内的资产分为两部分:capital & income。Capital即为本金,income是本金进入信托后产生的后续收益。分配给受益人的时候, 必须明确是 capital 还是 income,  二者计税方式不同。

Testamentary spousal trust 的优点:

  1. 资产在纳入信托时进行 “roll over” 按原始成本价转入, 此时不给大卫引发增值税;只要配偶活着,这些资产增值会一直defer,直到她去世时资产视同在那时的市价出售,再交增值税;因此这类信托有“延税”的作用;
  2. spousal trust 不受 21-year deemed disposition rule 的限制; 
  3. 资产纳入信托后,由专业团队打理,保本为先,保守投资。这解决了大卫的后顾之忧,能避免莎莉不懂理财,万一投资失手而导致全盘资产受损;
  4. 莎莉在世时,每年享受信托内的全部收益(income),直到终老。这满足了大卫给莎莉提供一辈子的经济来源的愿望;这部分 trust income 分配给莎莉,在她个人税阶上交税。莎莉是主妇,没有其他收入,所以计税上很合适;
  5. 等莎莉去世后,信托内的资产本金部分(capital )由大卫的儿子继承,资产核心不会流落到外人。即便莎莉将来再婚,她也每年只拿收益部分,信托条款已对她动用本金做出了限制,确保了将来核心资产不流失,由儿子继承。

信托帮大卫完成了两个心愿:一,在去世后继续给莎莉提供稳定的经济来源,养她一辈子,对得起真爱;二,完美地实现了把核心资产(capital)留给自己的亲生孩子,对得起亲情。

潜在问题:

  1. “spousal trust”是专门为配偶设立的,因此收益部分只能分给配偶。换句话说,只有莎莉一人有资格享受信托的收益。如果其他人(比如大卫的儿子)也领取收益则会导致 spousal trust 整体无效;
  2. 莎莉是信托收益的受益人,站在她的立场上,她应该希望 trustee去投资风险大但收益高的产品;而大卫的儿子是信托本金的受益人,站在他的角度,他会希望以保本为主;所以,到底以谁的利益为先,大卫在制定信托文件时就要考虑好。大卫觉得最终将资产传承给儿子更重要,因此规定 trustee 尽量保本,投资一些低风险的产品。只要本金够大,就算稳健保本的投资上产生的收益也够保障莎莉基本生活了;
  3. 如果大卫在信托文件中提出了不合理的限制条件,比如规定莎莉若再婚就不能从信托中继续领取收益,这也会导致信托被 “tainted” 而无效,也就无法实现上面的“延税”功能;
  4. 信托的本金部分只能等到莎莉去世后才能分配到大卫的儿子。所以,如果莎莉很年轻,会导致大卫的孩子迟迟拿不到资产。所以这种信托不适用于”老夫少妻“的情况(在世配偶和孩子的年龄差距太小);好在我们这个故事里,莎莉和孩子的年龄差还算是正常;
  5. 如果莎莉和孩子的关系发生变化,将来两相交恶,那她可能会在世时故意挥霍信托内资产让孩子得不到。正是因为提前想到了这一点,大卫在制定信托条款的时候就要对莎莉动用本金(capital)做出限制。

遗产规划,要考虑人情、人性,以人为本,防患于未然。

“夕阳恋” 的老伴

开篇提到的我妈的这位朋友,其实可考虑一下 alter ego trust。夕阳婚都比较现实,活着时彼此做个伴儿,死了希望财产各归个各的孩儿。有人想找老伴,但又担心对方为了钱财,将来会和子女发生遗产纠纷。而 alter ego trust 能保证自己的资产只有自己享受,就算离婚也分不走这类信托要求委托人必须满65岁,是加拿大税务居民,在活着的时候就将资产纳入信托,自己在世时既是委托人,又是受托人,同时也是受益人。

Alter ego trust 的优点  – 一个人的信托

  1. 建立信托的人既是委托人,也是受托人,同时也是唯一的受益人;平时自己管理自己的资产,也只有自己才可享受信托内的资产和收益;这类信托允许设立 replacement trustee, 一旦正主去世了还有个替补;甚至,当人没去世但是失去能力的时候,这个替补trustee 也可以站出来管事;
  2. 在世时即将个人资产按成本 “roll over” 纳入信托,此时不交增值税;资产纳入信托后,后续产生的收益如分出来给自己,就按个人税阶报这部分收入;若留在信托内,则由信托报税,按个人最高税阶交税; 什么时候人去世了,信托内资产视同在那时的市价出售,再交增值税;
  3. 除了现金、股票基金、连自住房(principal residence)都可以转入alter ego trust,这类信托持有的自住房和个人持有的一样,可享受 principal residence exemption;但RRSP这类registered income fund 不能转入此类信托;
  4. 由于在世时资产已被纳入信托,不在个人名下,去世时不构成遗产,不用认证,不交认证费;既然资产不在个人名下,自然离婚时这部分资产也不会被分割
  5. 人在世时,不涉及21 year deemed disposition rule; 
  6. 人去世后,信托内的剩余的资产按信托文件中指定的受益人(往往是亲生子女)分配。和通过遗嘱继承不同,把资产从信托内转给受益人要简单快速很多;而且,信托内的资产构成是保密的,不会有人知道信托内有些啥,都留给了谁;
  7. Alter ego trust 可以撤销,万一有需要,信托资产可以归还到委托人个人名下,不引发增值,来得及吃后悔药。

Alter ego trust 的局限

  1. 信托作为一个独立的报税实体,每年得报税;
  2. 如上面所说,信托资产上带来的后续收益若留在信托内,则由信托按个人最高税阶交税; 这就意味着,若资产有很大的增值,原本是可以在偏低的个人税阶交税的,一旦转入信托增值则由信托在最高税率交税,可能会不那么合适;
  3. RRSP\RRIF 这类registered income fund 不能转入此类信托
  4. 个人持有的私营公司股份(QSBC share)若转入这类信托,则不能享受89万的 capital gains exemption

功能类似于 alter ego trust 的还有 joint partner trust,各方面和 alter ego trust 都十分相像,也是settlor满65岁才可建立。区别在于 alter ego trust 是给settlor一个人服务的,而 joint partner trust 是给夫妻二人设立的,在世时夫妻两人都有资格享受信托的本金和收益,到最后一个人去世时再统一交增值税。

重组的家庭,动机越单纯,婚后越幸福。有“惦记”就会有“防备”,重组之前请开诚布公地交流,关于财产,谁有什么想法和打算,一定提前让对方知道,达成共识。该签婚前协议的请签好协议,再婚不能“再昏”,光有爱,那不叫婚姻,好的感情,一定要谈好钱。婚姻就像合伙做生意,没有一方愿意一直投入,却天天亏损见不到回报的。有时候,明码标价按合同做事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室微信 jktax-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