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image
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一)非常有钱

(Last Updated On: 2021-10-07)

2018年我开始了STEP的学习。STEP全称 The Society of Trust and Estate Practitioners,是一群做信托和遗产传承规划的专业人士组成的协会,总部在英国伦敦,分舵遍布40多个国家。考完后拿证,再有两年的相关工作经验,就是正式会员了。由于平时还得 full time上班,我只能每年考一门,到今年终于结束。

我大学是会计专业,这是来加拿大后的第一个房东建议的,本来我想读教育,教书育人,神圣高尚。可是这个梦想被我的福建房东狠狠地批评了,说学教育只能当老师,加拿大人口这么少,一共才几个学校,将来就业机会少,会很穷。挺文静个小姑娘最适合学会计,好找工作,以后坐办公室,会非常有钱。

就这样我读了四年会计,没补过考,还拿过一点奖学金。大四时开始找工作,四大会计事务所都很挑,简历石沉大海。好在CRA那一年直接到校园招人,我就进去考了两次笔试和一个面试。我不到160,圆脸显厚道,问完问题那几个考官互相对视了一下,看上去十分满意。一拿到毕业证我就进CRA上班了。工作8年后,我彼时年薪离10万还有些差距,和房东说的“非常有钱”更是相去甚远,我就狠心辞了出来,在家附近租了一个小办公室,开始挣大钱。

有着CRA的光环加上我长得还行,第一年客户量就超出了预期。我发现,在加拿大,交税交到死,死的时候交税最多;我又发现,有钱人和我想得不一样,他们不但擅长赚钱,更擅于用人。把各类专业人士圈在身边,规划筹谋,让自己越来越有钱,钱多到实在花不完了就去做慈善,福荫子孙。我恨不得辞了工作,天天去给有钱人做这种规划。

为了这个新梦想,我又开始读书,每一科的教材都被我画满了颜色和奇怪的符号,只有我才知道代表什么。我不喜欢电子书,没法画,还是纸的好。

我用白话总结,简单明了、直击灵魂。我还喜欢手写,读完了基本上把书按自己的理解重写了一遍。这几章读书笔记是这几年为了考试陆续记下的,归纳了一些读书要点和几个有意思的案例,感谢作者。

遗产规划又叫财富的传承,是安排去世之后的事、为家人提前做的一个经济上的安排。先了解客户的目的,为什么他要做规划?真实想法是什么?有哪些顾虑?还要十分了解客户的财务状况和家庭结构。

目标 – 做遗产规划的目标通常集中在几个方面,比如,去世后,怎样给家人留下足够的供给?怎样少交税?怎样让家族企业代代传承?怎样安排遗产才能不引发争执,维持家庭关系平稳和睦?怎样防婚变时被对方分财产、怎样防儿媳、女婿分家产、怎样避免配偶再婚导致家产流失?怎样防生意伙伴追索资产?

Hard facts – 知道了目标,再看家庭的基本情况: 全部家庭成员的年龄、国籍、婚姻、常住地、哪国的税务居民、资产、债务、房产、注册账户RRSP/RRIF、TFSA、pension、是否有家族企业、谁持股、持多少,谁管事?谁不怎么管事?谁最可能承担责任?已有哪些人寿保险、重疾保险、残障保护?签过哪些法律文件比如生意合同、婚前协议、同居协议、分居协议、抚养/赡养协议、遗嘱、授权委托、指定受益人是谁?

Soft facts – 甚至还要了解家中谁和谁比较合得来?谁和谁合不来?孩子之间的关系如何?如果给一个孩子分多了,其他人会不满么?谁的婚姻可能出状况?谁认为自己是家里说得算的?谁是真正说得算的?家庭大事都怎样定夺?家庭成员之间能真诚坦白地交流吗?有心结吗?父母愿意给某个孩子更多的权利和责任吗?孩子们此时是否已成熟、能处理好自己的婚姻吗?有没有 hidden agenda?  有无婚外的子女、其他要供养的人、有哪些不想别人知道的但希望过世后妥善安排好的?

除了解决上面这些问题,一个好的遗产规划,还得搞定“如果… 怎么办” 的问题,比如如果继承人先去世了,怎么办?如果市场动荡,遗产价值大幅度增长或缩水了,怎么办?规划后婚姻状况变了,怎么办?规划后家里又添了个新生儿,怎么办?立好了遗嘱、也做了各种规划,但突发意外,命还在但人糊涂了(这意味着遗嘱没法改了),怎么办?

刘伯温说,十愁难过猪鼠年,甲子丰收庚子乱。2020年是庚子年,一场疫情让全球陷入慌乱。九月初一位大姐核酸检测为阳,闭门隔离,在家闲着容易多想,她知道我一直在鼓捣这方面的证书,微信发来一个惊悚的问题 – 去世前有哪些 tax planning 可以做?

大姐的情况很直接,安省居民,单身,T4雇员,年薪9万,一处自住房和一处小投资condo都付清了;手里有一些股票和不少RRSP。她说假设9月没熬过去,就算9月30日这天去世吧,看看得交多少税?

如她一般简单的一个单身,算下来 final return 交20万,遗产认证费4万合计24万的税,还真是惊悚。本来大姐觉得自己够简单,不用立遗嘱,想着到时候就按法定顺序,没配偶没孩子直接轮到父母作继承人,这下子得重新考虑了。

除了交税,她还得考虑几个意外:

  1. 如果她今后由于新冠留下后遗症了,失去了行为能力,怎么办?
  2. 如果头脑清楚但从此卧床不起了,长期需要人照顾,怎么办?
  3. 在她昏迷期间,房水电气费谁来代付?谁决定保守治疗还是激进治疗?谁有权管理动用她的银行?谁能做主卖房?
  4. 若父母比她先去世了,又如何安排?

摆在眼前的糟心事就是父母肯定拿不出24万,更不知如何跟法庭办那些繁琐手续。最好有份遗嘱直接指定执行人,加上POA for personal care (适用于她昏迷失去行为能力时,有人做主), POA for property (付各类账单、管理账户和投资、做主房子的买卖)。没有这些法律文件,再亲近的家人也无法直接代替做决定。再想想如何筹借24万,是不是买份保险…那长期护理的资金又从哪来…大姐忽然觉得自己的情况貌似也不那么简单了。

这要是再有些钱的、情况复杂的、房子多的、有老公、有孩子的、重组家庭的、再婚又有新子女的、….交的税和各种意外能把人吓一跟头。一个律师朋友感慨,小家有小家的规划,大家有大家的规划,这赚的越多,需要筹谋规划的事就越多,再看看最近的贝索斯、盖茨、Elon Musk 的确是这么一回事。还有人暗戳戳八卦说,盖茨两口子离婚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避税,因为拜登要给美国富人大幅加税了。先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但有钱人的结婚、离婚、捐款、搞慈善、家族信托、甚至竞选总统,说来说去,大小事情上从来没离开过一个“税”字倒是真的。我忽然领悟,我的房东还真是有敏锐的商业头脑,当年就目光远大、极力劝我入了这一行,难怪泉南商人中成为大富翁的远远比别处的多。加上这些年读的书,我感觉自己离“非常有钱”又近了一步。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