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离婚前,为什么一定要见见会计师?

本文约5,500字,涵盖了税法、安省婚姻法、分居、婚房、财产转移、赡养费、抚养费、企业股权等离婚过程中常见的基本问题,全部阅读完需要18分钟,贯通理解需要两年半。

你以为离婚是两个人的事,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离着离着,你会发现它根本就不是两个人的事,看起来简单的离婚可以变成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孩子、房子、票子怎么分,双方父母的掺和、亲朋好友的各种主意,委屈、埋怨,平时俩人都不屑一顾的三瓜俩枣,到了撕逼之时都金贵得不得了,必须锱铢必较。

离婚找律师,因为律师能争取权益,帮你得到孩子、房子和票子;为什么还要找会计师?那是因为大家第一次离婚,都没什么经验,容易手忙脚乱。而分家产是件很有讲究的事,搞不好将是老公、老婆、亲友团和CRA的多方混战。一个好的会计师,能让大家在离婚的路上一马平川。

加拿大的每个省都有一套家庭法,安省遵Ontario Family Law Act ,离婚要根据所在省的规定分割财产。律师看 Family Law Act 和 Divorce Act,而会计师看 Income Tax Act。不同法律看待同一件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什么是结婚、离婚、配偶,这三个概念都不尽相同:

Ontario Family Law Act 

    • Family Law 定义的“结婚”是法律上的正式结合,俗称“领证儿”,这种婚姻受安省家庭法的保护;
    • “同居配偶”指没有 legally married,但像夫妻那样共同生活同居满3年;或,同居1年以上并有共同的孩子。在安省,同居关系不受家庭法的保护,破裂后的财产分割和正式结婚的很是不同;
    • 家庭法之下,分居一年再申请离婚证书,离婚证颁发日之后的第30天离婚才算正式生效。

Income Tax Act 

    • Legally married 的彼此叫 spouse;
    • 没 legally married 但同居满12个月,或, 有共同的孩子(亲生的或收养的),税务上都“视同为配偶” ,叫 common-law spouse;
    • “common-law” 和 legally married 在税务上没区别;每年报税, 税表上需填写婚姻状态:
      • 12月31日这一天已婚,选 married;
      • 已婚,但因感情不和而分居,分居还不到90天的依旧算 married; 感情和睦但两地分居的,也是 married;
      • 已婚,但因感情不合而分居,分居已超过90天的,算 separated;
      • 没结婚,但同居满12个月的,叫 common-law;
      • 没结婚,同居后又分居的,并且分居超过90天的,算 separated;  分居不到90天的依旧是 common-law;
      • 分居超过90天并有脱离夫妻关系的意图的,税务上和离婚没差别,不论是否已经办妥法律上的手续,从 separate 这一天开始,福利比如 CCB,WITB,GST/HST credit 和 Ontario trillium benefit 按单人计算;
      • 无论结婚、common-law、分居超过90天、离婚、去世,都要及时跟CRA更新婚姻状态(下个月的月末之前)。比如大卫在10月1日结婚,按规定他得在11月30日之前告知CRA;大卫在3月15日离婚,按规定得在4月30日之前告知CRA;大卫分居,等分居连续90天后告知CRA;
      • 更新婚姻状态可使用网上 CRA My Account, 也可电话 1-800-387-1193, 还可填表 RC65 邮寄给CRA。

离婚前见会计师做什么?

如果说离婚找律师是为了打架分家产,那么找个好会计师就是为了能更好地分家产。

举个例子

大卫和太太讨论离婚时有一套夫妻住宅价值80万,有基金、股票和RRSP市值60万,还有saving account里的20万;

经过协商,太太要了房子,大卫要了投资理财和存款,每人都分到80万,公平吧?

商量妥当,到了会计师这儿就两句话:离婚后太太若卖房,指认房子是 principal residence,  增值完全不交税;而大卫若卖基金和股票增值的一半计入收入,交完税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

看似平分,税后怎么相差这么多?

人生大事,生、老、病、死、结婚、离婚,件件都跟税有关。CRA插上一脚到手的钱能相差天上地下,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见会计师的原因。

家庭法为了彰显公平,规定了 property equalization rule 尽量让离婚的夫妻双方每人分到的“家庭净资产”相等。婚后购入的、并且在分手时依然还在的资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论legal title写谁,都二人平分。不幸的是,安省规定 common-law spouse 没这个权利。另外,和中国很不同,安省规定,离婚分财产时不考虑谁是过错方,所以不要以为自己无辜啊、占理啊、都是对方的错啊就想着多分钱,没这回事。

可惜的是,家庭法说的财产平分并不意味着税上也平分。转财产的学问很大,转让时间的先后会导致交税上有很大差别,下面看看转家产的时间点和交税的关系 – 离婚前和离婚后:

1.离婚前转 – 

正式离婚前,夫妻的法律关系尚存,ITA section 73(1.01)(a)默认一方以成本价将资产转给另一方,这叫 spousal rollover;正式离婚后,这一条就不再适用了。

举例,大卫把自己的一套出租房、股票和银行存款都转到太太名下;

第一种情况:俩人不离婚 、也不分居,继续过日子:

这种情况下,太太以成本价接手,之后房子继续出租,房租收入“归属”回到大卫申报;股票的分红、银行的利息,也同样归属大卫;太太卖了股票和出租房,增值也由大卫申报;

这就是 spousal attribution 即夫妻之间转让的资产随后产生的收益存在 attribution,从哪儿来的就回到哪儿去。

想了解attribution rule 的,可参考 家人亲属之间房产过户,赠与、买卖,税务上有什么后果?

第二种情况:俩人分居、但还没正式离婚

一年后俩人发生矛盾开始分居,从分居开始,房租、分红、和利息这些 property income 上的 spousal attribution 自动终止,由太太报;分居期间太太若把房子和股票卖了,增值依旧回溯到大卫申报。注意,property income 和 capital gains 不是一回事。

如果大卫不想“归属”发生,俩人必须在分居期间(尚未离婚时)提交 ITA Subsection 74.5(3)(b) joint election 同意未来的增值不“归属” 回大卫而是由太太申报,这样CRA将来才不会找大卫的茬儿。

第三种情况:已正式离婚

俩人正式离婚后 spousal attribution 自动终止,房租、分红、利息、和增值从此均由太太这一方申报。

2. 离婚后转 – 

离婚之后再转财产给对方的,必须是根据法庭认可的分居协议、离婚协议、或判决进行,才没有税务后果;

离婚后的俩个人私下里进行财产转让的(不是判决内容),视同在市场价进行,各人应承担相应的税赋。

举个例子

大卫根据离婚判决内容将房产、RRSP、RESP 等资产转到前妻名下,这时就不会产生税务后果 – ITA 73(1.01)(b)。

由此可见,转财产绝对不是俩个人之间的私事,必须考虑CRA的感受。每次转手都是一次交易,交易往往带来税务后果。在税务局以第三方的身份加入家庭财产分割大战之前,你是不是很有必要见见会计师?

怎样处理婚房?

婚房是 Ontario family law act 的概念,英文叫 matrimonial home。一个家庭可以有不止一处的婚房,平时在城里的主要居所和郊外的度假屋都可以是“婚房”。无论几套婚房,无论婚房上写着谁的名字,夫妻双方都有权住,离婚时都要平分。注意 common-law spouse 由于不受安省家庭法保护,不能使用这一条。

和上面家庭法的“婚房”特别容易混淆的是,Income tax act 规定一对夫妻在一个自然年内只能指定一处居所为 principal residence。离婚后,俩个人不再是夫妻了,每人可以指定一个自己的 principal residence。

请参考 什么样的房子是principal residence, 增值能免税?

Matrimonial home 和 principal residence 是不同法律下的概念,离婚时遵循家庭法,交税时遵循税法,各看各的。

分割 principal residence 的两个例子 :

例一

大卫个人持有两处房产,一处是城里的大房子,是夫妻的主要居所(2010年以40万购入),另一处是北边的小度假屋(2015年以20万购入); 两个房子大卫都持100%产权;

根据 family property equalization,大卫将大房分给太太,自己则要了度假屋和理财;此时二人尚未正式离婚,大卫根据 section 73 – spousal rollover 以原始价40万转大房给太太,没有capital gain; 

2017年6月完成大房的转让手续;太太接手的成本价为40万,此后太太继续住大房,大卫则搬到了度假屋;

2018年9月二人正式完成离婚;

2020年大房售价100万,太太指认从 2017-2020 大房为 principal residence(持有+居住),同时税法视同太太在2010-2016也持有该房,并为其 principal residence,增值60万全部免税;

      • the transferee is deemed to have owned the property throughout the period that the transferor owned it,
      • the property is deemed to have been the transferee’s principal residence in a case where subsection 73(1) rollover rule applied – for any tax year for which it was the transferor’s principal residence.

2020年大卫也卖了度假屋,售价60万,度假屋从2017-2020为大卫个人的principal residence(持有+居住), 但是由于太太先卖掉了大房,并将2015-2016指认大房为principal residence (2015-2016他们依旧是夫妻,只能指定一处),因此大卫无法将这两年指认给度假屋。大卫要交一部分增值税。

再举个例子

大卫和太太共同持有城里的大房子(2010年以40万购入)和北边的度假屋(2015年以20万购入),产权50/50;

协议离婚阶段,二人同意大房归太太,度假屋归大卫;因此大卫要将大房的50%产权转给太太;太太则要将度假屋的50%产权转给大卫;

两人必须决定在婚姻存续期间,尤其是同时有两套房的这几年(2015-2017),指定哪一个为共同的 principal residence?经过商讨,二人确认指认大房;

2017年6月完成转让。二人用 section 73 – spousal rollover 以成本价转,没有 capital gain;

2018年9月离婚;

2020年卖大房100万,太太指认从2010 – 2020大房为 principal residence, 60万的增值全部免税;

2020年大卫卖度假屋同样有问题,度假屋的持有期从2015-2020,其中2015-2017这3年夫妻二人同时持有两房,既然已经将principal residence 在2015-2017指认给了大房,度假屋只能在 2018-2020被指认,因此大卫还是要交一部分增值税。

因此律师在制定离婚协议并计算 equalization payment 的时候,一定要将交易可能引发的税务由谁来承担明确写进去,尤其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到底指认哪一套为principal residence, 各自负责哪一阶段的税务必须写清,使得家庭财产的分配真正体现出 family law 的精神 – “均分”和“平等”。

企业股权

对于名下有企业的业主、合伙人来说,离婚分财产自然也包括企业的股权。大卫和朋友共同经营一家橱柜厂,占股50%。大卫离婚,太太将分得一半的股权,从而成为新的股东。大卫的合伙人是否愿意莫名来个新股东?太太今后是否参与经营和决策?若是上市公司,股权发生变化还会造成股价的动荡。因此,很多企业的《股东协议》中都有明确规定离婚时股权怎么办,甚至还有规定上市之前的一定时间内股东不许离婚的。

请参阅 几个朋友合伙入股做生意,股东协议究竟多重要?

Support payment 

Support payment 分两种:给配偶的赡养费和给孩子的抚养费。它的定义其实非常窄:必须是根据 court order 或 written agreement; 必须分期支付。

  1. 赡养费结婚誓言“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 我都永远.……” 自己立下的誓,哭着也要遵守。分手时通常高收入的一方要支付给低收入的一方赡养费。婚龄越长,支付赡养费的年限就越长。赡养费可一次付清,也可分期付。但是,一次付清的赡养费不属于 “support payment”, 因此不能从支付方扣除;若是根据court order分期支付的,支付方可在报税时从减掉,接受方则要计入收入;

但是,本应分期支付但拖欠了几年,后来又一次付清的,接受方在到手的这一年申报。如果前几年应得的赡养费高于$3,000/年,接受方可选择在应收当年申报,哪种方式更划算就使用哪种;

赡养费被视同为接受方的收入,是 earned income,  可产生 RRSP room。

       2. 抚养费 – 是给孩子的。对于在1997年4月之后签订的 court order 或 written agreement, 支付抚养费的一方不能扣除,收到抚养费的一方无需计入收入;

给大人的赡养费和给小孩的抚养费都是根据支付方的 “收入” 高低(不是资产)决定的,收入和资产是两码事。因此,跟一个低收入、高资产的人离婚,你会发现几乎分不到什么赡养费和抚养费。但法律也讲人情,这种情况的找个厉害的家庭法律师就很关键了。

         书面协议上若没明确写明一笔钱到底是给配偶的还是给孩子的,那么税法默认是给孩子的。因此,撰写协议必须具体而明确,避免摸棱两可,造成歧义和误会。

欠抚养费却拒绝支付的父母

拖欠孩子抚养费的父母必须遭到鄙视。英文里有个专用词 “deadbeat parent” 形容这类父母。deadbeat就是往死里打的意思。无论中外,父母都有抚养孩子的法定义务。据说在西方监狱 deadbeat parent 是被群体唾骂、是死的最快的。因此CRA为了保护这类父母的生命安全,近年来直接将抚养费从个人退税中刨除,尽量避免把不负责任的父母扔进监狱。

CPP

婚姻存续期间积攒的 Canada pension plan 可在分居或离婚时平分。尽管多年来太太一直是家庭主妇,只有大卫一人工作,离婚时大卫的 CPP contribution也要平分的。

RRSP、 RESP、 TFSA、DPSP、RPP、RRIF

根据离婚或分居协议而分割注册账户内的资产的,没有税务后果,不影响各自现有的额度,也不产生新的room;

一方转给另一方$10000 RRSP或TFSA,并不等于自己这边能空出来$10000 的额度;

不要将钱提出来,请金融机构在双方的注册账户内直接转 (Form T2220);倘若一方将投资提出再以现金的形式付给对方,则该计入收入的计入收入,该交税的交税,该占用额度的占额度。

RESP

RESP是给孩子预存的大学资金,离婚时不受影响,无需分割,父母依旧可作为 joint subscribers 供款,受益人是孩子;

如果一定要分开,一方可以开一个新的RESP账户,要求银行将老RESP内的资金转入新账户,只要受益人不变,没有税务后果;

对于父母各自给同一个孩子开了RESP账户的, 政府给的补贴依旧遵循同一个上限,不会因为开了两个账户而让同一个孩子拿双份。

律师费

低收入方为索要赡养费、小孩抚养费而支付的律师费可抵扣收入;若这部分律师费很高,超过个人当年的收入,可申报亏损(non-capital loss),亏损可留到其他年份使用;

高收入方支付的律师费通常都不可以抵扣;双方为争夺孩子的监护权或探视权而发生的律师费也不能抵扣。

牛奶金、GST/HST credit, Ontario trillium benefit 

小孩的牛奶金Canada child benefit 和政府福利 HSTC and OTB 的金额是根据夫妻的“净收入”决定的, 家庭净收入越高,社会福利就越低;

离婚后家庭净收入缩水,福利会相应增加;所以一旦分居或婚变、要及时通知CRA – form RC65,福利会根据新的家庭收入重新计算。不劳而获的喜悦是什么都无法比拟的。

配偶免税额 spousal amount

离婚前,如果一方的收入低于个人免税额,另一方可以使用配偶的这个额度,帮自己减税;

在离婚当年,另一方仍然可以在税表上使用配偶的额度给自己减税,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

  • 离婚后,尽快通知税务局。牛奶金 Canada child benefit, 联邦的GST/HST credit, 安省的Ontario trillium benefit 都将根据单人的收入重新计算;
  • 重新审查遗嘱,该更新的更新,特别是POA,遗嘱受益人、保险受益人、各种 registered plan 的受益人、shareholder agreement, 确保体现当前意愿;
  • 带孩子的一方提醒会计师申报 eligible dependent amount,这是给单亲家长的税务抵减,非常给力;无论几个孩子只能一份;
  • 和孩子一起住的一方可使用 childcare expense 抵收入:
    • 7岁以下的小孩,每孩最高可抵 $8000的托儿费;
    • 7岁到16岁之间,每孩最高可抵减 $5000的托儿费;
    • 16岁以上的健康孩子不需看护,父母不能再抵减托儿费;
    • 16岁以上的残障孩子,最高允许抵减 $5,000;
    • 请家人帮忙照看孩子的,家人必须满18岁,有SIN号,能提供看孩子的收据,家人报收入;
  • 孩子的大学学费T2202自己当年用不完的,可转给父母其中一方用;不要求一定转给一起生活的父母;
  • 离婚后双方依旧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税务上视同为一个家庭(common-law),单身人士的福利会因此而受到影响。原因很简单,CRA不好确认这种同居是不是夫妻又和好了。真心离婚的,请分开住,避免让CRA误会;吃了回头草的,也大大方方,不要既占着人家的床又惦记着政府的钱;
  • 离婚后有了新伴侣的,连续同居12个月税务上又算 common-law spouse关系,周而复始,重新回到本篇的起点。等到下次再分居、再闹离婚的时候,估计不少人还得再看一遍本文,多来几次必能驽马十驾、驾轻就熟、熟能生巧、巧夺天工,事先进行筹划、做出安排,这样才能把每次的婚离好。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联系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室微信 jktax-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