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四) 同居,无遗嘱

安省居民、common-law 同居、无遗嘱

大卫和莎莉在一起生活五年多,儿子3岁女儿6个月大。从同居开始俩人一直按 common-law 关系报税,没签过同居协议,也没立遗嘱。大卫的工作稳定,单身时买了一房,和莎莉相识后同居,房子没改产权。有了孩子之后莎莉辞职专心带娃,计划在孩子上小学之前暂不回职场;大卫目前是家里唯一收入来源,工作之余还做了些投资,小有收益。莎莉只一心顾家带孩子,在其他方面则是个甩手掌柜。

他们来咨询,万一今后俩人关系破裂、或其中一人去世了,会面临哪些风险。

如果分手

在安省,同居关系不受 Family Law Act 的保护。破裂后,如果两人在孩子的监护权方面不能达成协议,法庭会站在”以孩子的利益最大“的立场上决定给谁监护权。在孩子比较年幼时更倾向于给妈妈, 大卫要支付抚养费,但不必平分家产;

如果莎莉想分得一部分财产,只能根据 “unjust enrichment ” 或 “quantum meruit” 想办法证明这些财富是有了她的贡献(照顾家庭让大卫能专心赚钱)才得以积累的。但这一类诉讼又臭又长,费钱耗神,还不能保证最终成功;另外,由于二人不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一旦分手,莎莉是无权继续住在大卫的房子里的。

如果一方去世

安省,如果没有遗嘱的common law spouse 没有法定继承权,莎莉不能继承大卫的遗产。如果想要,她只能根据 “dependents’ relief” 或 以“unjust enrichment”为由向法庭提出要求,这类诉讼必须在拿到 certificate of appointment of estate trustee 的6个月之内提出,同样,举证责任在自己,最后能不能分到还不一定。

根据安省无遗嘱继承的法定顺序,既然没有法定配偶,由两个孩子平分大卫的遗产。莎莉是孩子的监护人(legal guardian)可决定小孩在哪住、上哪个学校、各种吃喝拉撒等,但这个意义上的“监护人” 和“ 财产的监护人” – guardian of property – 不是一回事。由于未成年人不具备独立管理财产的能力,继承的遗产必须由成年人代管。如果遗产的规模小,价值少于3万5的,监护人可直接代管;若遗产价值超过3万5的,这笔钱要 pay into court, 由政府的 Accountant of the 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 (简称”Accountant”) 代持管理,孩子需要用钱再跟 Accountant 申请。这个Accountant也不是白做的,每次要收3%的手续费,每年还有管理费(代持金额的0.6%)。亲妈若想代持,也须先跟法庭申请,等正式被指认为 guardian of property 才能代管,直到孩子满18岁时交付给孩子本人。

了解到这些,大卫和莎莉才意识到,在安省 common law 配偶在另一方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几乎没任何权益。于是他们决定签一份同居协议,明确给莎莉一些经济上的保障;大卫还立了遗嘱,指定莎莉为遗产的执行人、继承人和两个孩子财产的监护人,以免日后被政府部门介入,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BC居民、重组家庭、common-law、无遗嘱

大卫60岁,莎莉50岁,二人早年均有过一次婚姻。两人中年相识,一起在BC省同居了五年,没办正式的结婚手续。大卫有两个成年女儿,35岁和33岁;莎莉有一个儿子20岁;孩子都是各自的前段的婚姻带来的。大卫和莎莉的收入和资产算是势均力敌,而且二人都没立遗嘱。

资产

  1. 联名一处自住房,价值190万,为家庭的主居所, 二人都同意这个房为他们的 principal residence;
  2. 共同持有一个 condo, 价值100万;
  3. 莎莉个人的 RRSP有50万, 设了大卫为beneficiary; 她还有一些普通股票,市值70万;
  4. 大卫RRSP 有30万, 设了莎莉为 beneficiary; 个人股票目前市值30万

各自一算,莎莉名下的总资产价值约265万,大卫205万。二人约定,若一方先去世,首先保证对方的生活水平不受影响;另一方去世后,各自的财产给各自的孩子。

大卫先去世

  1. 自住房由于联名持有(joint ownership with right of survivorship)自动归了莎莉,不进入大卫遗产;
  2. Condo 也是joint, 自动归了莎莉,不进遗产;
  3. 30万RRSP有指定受益人莎莉,因此由莎莉获得,不进遗产;作为 common-law spouse莎莉可选择将RRSP 计入大卫的 final return 让他的 estate交税,也可以申请免税的rollover直接过户到自己RRSP内,等自己去世时再一并按市场价交税;
  4. 30万的股票,进入大卫遗产。

BC省的继承法和安省不一样。在BC,无遗嘱的情况下,common law spouse 可继承对方遗产的前15万,剩下部分可再得1/3, 另2/3由孩子之间均分。

Joint ownership使两个房子不进入大卫的遗产,自动归了莎莉;RRSP指定了beneficiary 同样也不进遗产,被莎莉全部得到;最终进入大卫遗产的只有价值30万的股票。根据BC本地法,莎莉合法地分到了其中20万,而大卫的两个亲生女儿一共得到10万。

莎莉后去世

  1. House 和 condo 如今构成莎莉个人的遗产,完税后,由她的儿子继承;
  2. 莎莉原本有50万的RRSP加上来自大卫的30万,一共80万(假设无增长),她设了beneficiary是儿子,所以这一笔被儿子直接拿走,不构成她的遗产;
  3. 70万的股票,进入莎莉遗产,归儿子。

结果是不是非常令人诧异呢?莎莉的儿子得到了将近400万的遗产,而大卫的女儿们只在大卫去世时得到10万。

在继承这件事儿上,step child 没有继承权;而合法收养的孩子、婚外子女、以及婚内正常生的孩子享有平等的继承权。这个故事里,莎莉和大卫亲生的两个成年女儿之间不具备收养关系,顶多算是继女,因此这俩女儿没有权利继承莎莉的任何遗产。

教训

该结婚得结婚。在加拿大legally married spouse 和 common law spouse 的法律权益是非常不一样的, 各省各有规定。

继承法和家庭法都是以省份为单位的,每个省都有自己单独一套,是哪个省的居民就得按哪个省的法律。比如安省的家庭法只保护legally married 夫妻的权益,对 common law spouse几乎没什么保障; 而在BC省却规定 common law spouse 可以分一些财产。

立遗嘱。有遗嘱才能按自己的意愿分配,否则只能按法律规定的顺序,不一定合意。

凡事有利必有弊。资产若设立了Joint owner 和 designated beneficiary,去世后不进入遗产。既然不构成遗产,自然省去了 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 但相应的 income tax 却依旧得从遗产中支付。

人生没有如果, 却有很多但是。如果大卫有遗嘱,如果房子没联名,如果没指定莎莉为RRSP的受益人,如果莎莉能按二人早年的口头约定自愿给大卫的女儿们做出经济上的妥善补偿,结果就不是现在这样了。生命中总有些遗憾弥补不了;总有些意外避之不开;总有些感情求而不得。所以,永远不要指望对方会做“对的事”。不能听命于自己,就要受命于他人,自己的事自己做。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室微信 jktax-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