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八) 配偶去世之后

大卫年初不幸染病去世。除去夫妻联名的财产,他个人名下只有一些现金、一个RRSP账户和一个普通投资账户(账户内现在股票市价9万,最初投入成本3万)。去年的 Notice of Assessment 显示大卫还有 1.5万 的 unused net capital loss。

大卫的太太莎莉早年修过几门税务课,她记得老师讲过,个人去世时资产视同在市场价出售,增值要计入final return;她还知道如果配偶健在的话可利用 spousal rollover 把逝者的资产以成本价转到到配偶名下,等到由配偶出售时或配偶去世时再交税;她还记得逝者往年没用完的 net capital loss 可carry forward 到去世这一年冲抵 final return 上的 capital gain 和其他任何形式的收入,若还有富余可carry back冲抵去世前一年的收入。

根据NOA,大卫过去有1.5万的 net capital loss, 不用就彻底浪费了。因此,莎莉选择不用 spousal rollover 而是在此时市场价接手股票。大卫的股票视同在市价售出有增值6万,50%(3万)计入final return,再用先前的 net capital loss 抵掉1.5万, 还剩 1.5万 的 net income。今年个人免税额有 1.3万,算下来只交一点点税,几乎可忽略不记;

对莎莉来说,接手股票的购入成本是此时市价(9万),以后再有增值由她报。

报完大卫的 final return, 莎莉还做了如下操作:

申请 CPP Death Benefit

大卫生前是一名T4雇员, 给CPP供款多年,  莎莉在政府网站上申请了CPP death benefit (一次性$2,500),CPP survivor benefits (每月付给逝者配偶) 和 CPP children’s benefit (每月付给逝者的孩子)。

更新自己的遗嘱

莎莉更新了自己的遗嘱,把执行人由大卫改成了妹妹;孩子此时未成年,必须设立个监护人,莎莉原先的遗嘱上写的是大卫,大卫既然去世了,她改设了哥哥为 primary guardian,让妹妹作 alternate guardian,确保万一哥哥到时侯不愿意或不方便作孩子的监护人,至少还有妹妹可以备用;

借此机会,莎莉还进一步完善了遗嘱的内容,在遗嘱中为两个孩子设立了信托,安排妹妹为受托人(trustee),哥哥为第二受托人(alternate trustee)。这样若自己去世时孩子未成年,她的遗产将被纳入信托,由妹妹代管,俩孩子是受益人,信托文件规定每年孩子可领取信托的收益部分(income)做生活费和学费; 满21岁时可领取信托内 1/4的本金;满25岁可领取剩余资产的 1/2;满30岁可领取信托内全部的剩余资产。

更新POA

莎莉还更新了自己的两份 POA (POA for property 和 POA for personal care),指定了妹妹作 POA,哥哥作 alternate POA。

更新RRSP 、TFSA 、保险的受益人

大卫今年去世没交什么税,是因为主要家庭资产都夫妻联名持有(joint ownership), 这部分资产不构成大卫的遗产,自动归了莎莉。但莎莉明白,等自己去世时将面临一笔非常高的 final tax 。为此,她早年就买了一份保额够大的人寿保险, 到时候让执行人用赔偿金支付税费。

处理大卫的身后事莎莉还学到了一些遗产知识。她了解到,若将两个孩子指定为 RRSP、TFSA 和人寿保险的直接受益人的话, 这些资产不进入“遗产” 而是直接归孩子,能省下一笔遗产认证费(Ontario 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但如果她去世时孩子没满 18岁, 未成年人没能力打理资产,遗产(大于3.5万)会被要求 pay into court 由 The Accountant of the 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 代持直到孩子满18岁再一次性付给孩子。政府代持可不便宜,除了每年的 care and management fee, 当遗产有投资收益或每次孩子从中支取的时候,还加收3%每次的手续费。

莎莉不想让孩子们在刚到18岁就立刻拥有一大笔财产。所以,她才将这些账户的直接受益人改成了自己的 estate,这样当她去世时,这些资产进入她的遗产,正常交遗产认证费。待到 final tax 和 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 都付清后,净遗产进入她为孩子设立的信托, 由妹妹掌管,  按照自己制定的信托文件在不同年龄由妹妹逐步分配,这可比直接将一大笔钱交给年轻的孩子要稳妥得多。

莎莉其实是考虑过直接将妹妹设为自己 RRSP 和 TFSA 的受益人的,好处就是可省下1.5%认证费。但几经考虑莎莉还是放弃了。妹妹在 Fairville Mall 经营着一家小快餐,经营风险还是有的,万一经营不善或食材污染遭到债权人或食客追索,  妹妹个人的资产将暴露在追偿的范畴内;而且,妹妹有自己的小家庭, 若日后婚姻亮了红灯,  这RRSP和TFSA很难说清到底是代持的还是妹妹从姐姐那儿继承来的,操作不善就要被精明的妹夫当作家庭资产分走一部分;另外,人总是有一点小私心的,尽管莎莉对妹妹很信任,但保不齐将来遇到什么急事儿,妹妹会拿这笔钱私用。思来想去, 莎莉觉得还是让RRSP和TFSA直接进入自己的 estate吧,宁可交认证费了,反正不算多。钱最终还是纳入信托才稳妥。

大卫去世时,如果孩子已成年,  莎莉操作会有区别吗?

有区别。孩子此时若已成年,莎莉的遗嘱中不再需要设立监护人,将执行人和POA改成成年的孩子是更合适的 (这个年纪的兄弟姐妹各有各的忙碌,不到不得已尽量不麻烦别人)。

更新遗嘱

莎莉更新了自己的遗嘱,把执行人和两份POA的人选都改成了成年孩子,  按孩子的办事能力,让一个孩子当 primary, 另一个孩子当 alternate。

孩子经济状况都不错, 不需莎莉的经济资助。莎莉决定把信托受益人这一项加上孩子们的下一代, 再把trustee 改成孩子本人。一旦去世,信托成立,让成年孩子自己当受托人,全权决定信托内资产和收益是分配给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下一代,  可以达到全家整体上的税务优化; 若未来某个孩子发生婚变, 莎莉留在信托内的资产也丝毫不会受到分割,信托的资产隔离和保全作用得到充分体现。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工作微信 jktax-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