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规划的三个常用策略

(Last Updated On: 2020-02-07)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而是错在什么也没做

上回说到小企业家老卫过世,原本价值100万的企业经过CRA的层层盘剥之后,到孩子手里只剩下36万。

为什么100万会缩水到36万呢?不是老卫做错了什么,而是他什么也没做。这一篇是马后炮,我很好奇,如果老卫做了遗产规划,交税会有什么不同。

税法年年变,所谓的避税策略,也要与时俱进。拍拍脑袋很容易,实操起来却很难,大部分时候我们习惯于只顾眼前,却不知此时的“短视”会在将来给家人和孩子带来意想不到的损失。

本篇不作专业意见,只想用老卫的警醒案例来闲谈税务规划的重要性。依照一个人的遗产的复杂程度,规划中可能涉及到会计师、评估师、保险经纪人、律师和遗产信托师等专业人士的介入。一个人能留给后代的资产越多,交的税就越多,而一份好的规划,不但可以做到少交税,还能让后人有钱为你交税。

戳这里,先复习下遗嘱

立遗嘱,除了捋顺自己究竟有哪些家产可以留下的,还需要找个靠谱负责任、有文化、懂税务的人来管理遗产,这个人叫遗产管理人(estate executor),后文我们会慢慢体会到这个角色在我们死后有多么的重要。

遗产规划策略之一: Subsection 164(6) election – capital loss planning

从2016年开始加拿大引入了一个新概念叫 graduated rate estate, 简称 “GRE” 。对于在2015年12月31日这一天以及之后的日子过世的人来说,其estate可被指定为GRE 。2016之后很多的遗产规划策略都只对GRE才有效了。因此,指认GRE是重中之重。人都死了怎么指定呢?这个任务就要交给遗产管理人了。

GRE的最大好处是可以用个人的累进制税率,而普通的testamentary trust则必须在个人最高的marginal rate上交税。

管理人必须在estate第一年报税时指认GRE,用逝者个人的SIN报税。GRE的有效期只有36个月,之后将自动变成普通的testamentary trust。

接上篇 «那些还没做遗产规划的小企业家,都是怎么想的?», 老卫猝不及防过世后,手里的股份视同在此时市场价出售,个人得为增值交税26万:

接下来就是遗产管理人要进行的“减税操作“:

在老卫过世后第一年,让estate (已在T3 return 中指认GRE) 以市场价购入老卫的股份。股份市价为100万,因此estate的购入成本为100万;

接下来,公司从estate手里用100万买回这100股。由此,estate获得deemed dividend $999,900(股份市场价为100万, PUC为100块,GRE视同收到 deemed dividend = FMV-PUC = $999,900);

Estate从这个交易中获得100万- $999,900 = 100块; 减去购入成本100万,产生 capital loss $999,900;

遗产管理人根据 section 164(6)条elect 将 $999,900的 capital loss carryback 到老卫的final return去冲抵 capital gain。

给老卫做 amended T1 with 164(6) election, capital loss完全抵消了capital gains,final return上交税从之前的26万变为0。

164(6) capital loss carryback 策略有效地将资产“视同售出”产生的增值收入转化成GRE的分红收入, estate为$999,900的分红交税38万:

公司税保持不变:

现在再看,进行了一波操作之后,孩子只需交税 2万(公司税)+38万(estate税)= 40万,税率40% (请对比之前的64%),孩子实际到手增加到60万。

使用这个策略应该特别注意

  • Estate 必须在股东过世后第一年被指定成GRE,因为2016年1月1日之后只有GRE才可以做164(6)election;
  • GRE可以自己指定year end,因此管理人要指定从去世当日开始算起一年的日期作为estate的 fiscal year end;
  • capital loss carryback 行动必须在老卫过世后第一年进行,过时无效;
  • 提防subsection 40(3.6) stop loss rule

遗产规划策略之二: Pipeline Strategy

首先,final return不变,老卫的股份视同以FMV售出,交税26万。老卫手中的股票成为estate的财产,ACB为100万。

使用pipeline策略,estate成立一家新公司。为了区分开来,老卫原先的公司暂称为A,新公司为B。

Estate将A的股份按此时市场价100万转给B;

B无钱支付,写一张欠条交换,欠A公司100万;B摇身一变成了A的股东;

A再将股份从B购回,再分红给B (免税);

B公司拿到物业后立即将其变卖,用卖得的100万赎回之前那张欠条,A和B到此两清。

进行了pipeline 操作之后,孩子们交税 26万(final return税)+10万(公司税)= 36万,税率36% (请对比之前的64%),孩子实际到手增加到64万。

这个策略将税率进一步降低至36%。它最大好处是简单易行,而且不像策略一那样必须局限在第一年实施,不受时间的限制。老卫非常开心,可以回坟墓里安息了。

使用pipeline应该注意:

  • A公司必须在实施pipeline之后至少再持续一年;
  • A公司在实施pipeline的一年内不能合并入B;

遗产规划策略之三: Paragraph 88(1)(d) Bump Strategy

首先,final return 依旧保持不变,先交26万的税。

Bump策略可以和上面的pipeline很类似,建议合并使用,仍然要利用控股公司B来操作。

根据 paragraph 88(1)(d)条将A公司的股份以市场价转入B,再将A合并入B。此时A股份的税务成本被”bump”到市场价。

看到了吗?公司和estate的税全不见了。孩子们只交一份final return的税26万。整体税率降低到26%,孩子实际到手74万。老卫又要高兴得跳出来了。

注意事项:

  1. 88(1)(d)只适用于母公司全盘持有子公司的股份、并且将子公司并入母公司(wind up or merge)的情况;
  2. 母公司可以选择将子公司的资产(只局限于不可折旧类资产,比如 land, stock)以FMV为基础并入,使得 wind up行为不产生任何gain;
  3. 此策略操作起来不受时间限制

爱是人世间最神秘的东西,没人能解释得清。

葬礼结束之后,老卫的孩子们从遗产负责人手里接过一封信,信里写着,“就算病魔赢了,爸爸也想让你们知道,在吉凶未卜的命运里,我已经为挚爱的你们,尽力扫清了障碍,不论是身前的,还是身后的。我很好,也愿你们好。”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