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还没做遗产规划的小企业家,都是怎么想的?

(Last Updated On: 2020-02-11)

故事提要:父亲的全部资产视同在过世这一天以市场价出售…… 孩子中没有子承父业的,决定解散公司。解散前,公司资产得卖掉…… 公司交完税,将结余分红发给estate,再由estate负责人根据遗嘱分配给受益人……

老卫在医院一躺就是半个月,医生护士走马灯似的换,病却不见好转。一儿一女急得火烧眉毛,撂下工作天天在一旁守着。老卫终究没能熬过去,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孩子们还不知道,更糟心的事儿其实还在后头。

老卫45岁那年成立了一家公司,以50万在多伦多以北购入一处strip mall, 又花了10万块装修分租给十几家小业主。这几年多伦多地价飞涨,周边也跟着沾光,现如今这处产业怎么着也值上100万了。老卫早年丧妻,唯一的愿望是将他奋斗了半辈子辛苦攒下的家业妥妥地交给一儿一女。能够子承父业当然最好,再不济也要将公司变成现钱留给孩子们。遗嘱里老卫明确地表明了这个态度。

这100万的资产能一分不少地传承给孩子们么?

孩子们咨询了会计师,父亲名下的全部资产要视同在过世这一天以市场价出售,这样一来过世这一年父亲的增值收入将相当可观。孩子们要替父亲报了final return、完了税、才能继承。

本篇只闲谈老卫这样的股东过世后对手中的”公司股份”的处理,暂忽略他名下的其他资产和收入。

第一步,个人 deemed disposition of company shares, 报 final return (交税26万)

多年前公司成立的那一天,老卫以100加币换得了公司100股common share,每股成本1块钱。因此 Adjusted Cost Base (ACB) 和 Paid-Up Capital (PUC)都是100块。

ACB是购买股份的税务成本,PUC可简单理解为公司可免税返还给股东的初始投入。ACB和PUC既可以相等,也可以有所不同,本篇不展开讲。

股份的市场价格通常由公司的价值来体现。Strip mall 市值100万,意味着股票的市值为100万,而老卫购入这100股的税务成本只有100块,增值 $999,900,50%即49.9万计入老卫的收入,个人交税26万。老卫的这份 final return 分量还真不轻。

若老卫的太太还健在,事情可就简单多了。夫妻间适用 spousal rollover, 太太可以直接接手老卫的股份,直到太太过世的那一天再统一计算增值。夫妻间利用 spousal rollover 延税是重要的税务策略,娶个年轻的乃人生上上之策。

老卫的公司是持有地产的,租金是其唯一收入来源,不属于”积极营业“公司(active business corporation), 无法使用life time capital gain exemption(LCGE)。

积极营业 v.s. 被动收入

如果公司是“积极营业”的小企业,符合下面全部三个条件的情况下老卫可利用 LCGE来抵减卖股份而产生的大部分的增值收入。这意味着 ($999,900-$883,384)x50% 即只有 $58,258 计入老卫的收入。相比之下,一个只有”被动收入“的公司,像那些收租金的、持有股票等投资理财产品的的公司均不符合“积极营业”这个概念,这类股东无资格用LCGE,因此老卫只好将$499,950计入收入。

2019年个人的 LCGE 额度是 $866,912; 2020年个人的LCGE 额度是 $883,384。

必须满足的三个条件:

1. 90%以上的公司资产用于加拿大境内的“积极营业活动”;

2. 股份在被出售前被股东持有“24个月”或更长;

3. 出售股份之前的24个月中,公司必须为加拿大人控股的私营小公司“CCPC”并且50%以上的资产用于加国境内的积极活动

第二步,公司处置资产,报增值收入,税后结余分红给 estate, 公司关门(交税2万)

老卫过世后孩子之中没有愿意子承父业的,一致决定解散公司。公司要解散,资产必须卖掉,债务必须还清,剩余的再以分红的形式分配给股东。既然老卫已过世,分红直接进入他的 estate。

公司内的唯一资产strip mall 增值了40万,20万计入公司收入,另20万免税进入一个特殊账户 – capital dividend account (CDA)。由于这一半的增值是免税的,因此从CDA中发 capital dividend 给 estate 也免税。计入收入的那一半增值由于是被动收入,税率50.17%,公司为之交税10万。税后结余发 taxable dividend 给estate。

私营企业有被动收入的情况下发 taxable dividend 给股东时可利用 RDTOH 来冲抵一部分公司税。RDTOH (refundable dividend tax on hand) 是给加拿大的私营小企业设置的一个减税机制。由于企业已经为其投资收益 (即被动收入) 交了高税 (50.17%),再发taxable dividend 可将已交纳的高税的一部分返还给企业。RDTOH的设置意在减免赋税、平衡企业和个人交税差距,达到美好的integration。 这块暂不细说。我的老师多年前告诉我,如果自学都不能整明白的,就不要试图整明白了,请继续按适合你的方式去生活,总有一天你会整明白。20年后我终于明白了,这话真是有道理。所以你只要知道有了RDTOH公司税降低了就行,由10万降至到了2万。

第三步,老卫的 estate 拿到 dividend 再报税 (交税36万)

公司交完了2万的税,将结余以分红的形式发给estate,再由estate的负责人根据老卫的遗嘱分配给受益人,之后公司就可以注销解散了(dissolution)。

Estate得为这笔分红交税36万。

无论如何,老卫最终还是实现了将辛苦经营的企业变现留给了孩子们,只是没想到出师未捷,先被CRA分走了大半,一共交税26+2+36=64万。本以为给孩子留下100万,结果层层交税64万,实际税率64%,孩子到手只有36万,老卫惊得要从坟墓里跳出来了。

看到这个数字,俩孩子也都有点儿傻眼。老卫留下最后一句话:所有人的终点,都不过是归零… 难道真的一语成谶?

死,是一个不可预料却又必然到来的节日。我等凡夫俗子,痛苦于别离,纠缠于得失。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

那些像老卫一样还未做遗产规划的小企业主们,都是怎么想的?每每看到谁骤然离世的消息,我总是感叹人生无常,不可预知。人们调侃:明天和意外,谁知道哪个会先来?既然永远没有“我准备好了”这个状态,那就“准备着”吧。

不做规划,千古挨骂。请阅读续篇«遗产规划的三个常用策略»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