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image
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NRST退税,省政府说online收据不能当自住证据,怎么办?

(Last Updated On: 2021-07-22)

本文只和NRST海外买家税退税相关,全文共约2,700字,阅读完需要大约需要10分钟。

首先,省政府认为:online shopping,不是shopping,你揉揉眼睛也没看错。

我按照时间轴,来讲述一下事情经过,其中涉及到省政府Ministry of Finance的两位官员:

  • Ms. M,是一位Junior audit officer,就是负责在application阶段负责审文件的,本文简称M女士
  • Mr. P,是整个Land Transfer Tax部门的大头,是M女士的上司的上司,本文简称P先生

从2020年起,NRST退税越来越难做,以M女士为首,更是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

我去年5月交上的一个case,一直在M女士手里压着。我催她几次,她熬不过了,回复了我,说自住证据还是不够,因为我们提交的shopping invoices里,很大一部分是网购,而M女士认为:网购收据并不能证明居住状态。

接到这个回复的一刹那,我愣住了。在当前时代,加上疫情,网购不但成为shopping的主体,甚至已经是很多人唯一的购物方式。

愣完之后我给省政府的PA部门发了邮件,请求做一个ruling。PA部门的全称是Program Advisory,也就是负责解释法律法规的部门,因为有时候当办事的双方对法规理解不一致的时候,需要这样一个部门来解释。

每次Ruling都得有一个标题,然后是描述。我写的标题是:online shopping是不是shopping?请省政府确认。

解释法规部门的头头接到我这个请求,也愣了。她直接电话了我。她说:你不能这么浪费政府资源,online shopping当然是shopping,你这个ruling请求没任何意义,我驳回。

因为只要我正式要求ruling,省府必须立项来做。

我说:既然online shopping是shopping,那online shopping的收据和local shopping的同等地位。但,你们的audit部门,在承认有显示自家地址的local shopping收据可以作为自住证据的同时,不接受online shopping的证据,这怎么解释?

她无语了,说:嗯嗯呃呃啊啊,那我晚些时候回复你。

她当然没法回复我,所以把皮球踢回给了M女士的女上司。

这位女上司不傻,觉得这个锅背起来,有后患,于是再上推一层,请大头头P先生来对付我。

我一开始很客气,我在给P先生的邮件里说:你的员工M女士恐有偏见,所以能不能给我的客户,换个officer?谢谢了。

P先生回复:不行。

我说:那,咱们能不能通个电话,交流起来方便些。几经努力之后,在今年的1月21日的早晨,我俩通了电话。

在电话中,P先生的态度非常不耐烦,经常打断我的话。

我:你的员工在审NRST退税的时候,不接受online shopping的收据,这给公共安全带来了很大隐患。

P先生:我不觉得。

我:有这么一群NRST退税申请人,或即将达到退税时间条件的申请人,听说了你这个online收据不算数的新政策,为了能把几万、十几万的税退回来,不再online shopping了,而是都出去到local stores去买东西了,你知道吗?

P先生:我不觉得这和公共安全有什么联系。

我:现在是2021年1月,正是Covid最猖獗的时候,昨天省长还在用24种语言跟大家说:Stay at home,而今天很多人为了退税,听了你的话不得已出门去购物,这要是染上了,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P先生:你、你、你,你bully我。

我:…… 好吧,那么,到底什么文件可以作为自住的证据呢?

P先生:等我一会儿发个list给你。

我:哦?你有list?那不对呀。对于这个文件清单,我已经向你们部门、加上对PA,要了三年了,一直的回复是:每个case都是个案,所以具体问题据分析,全靠审你那个officer来定夺,所以,没有list,但!你今天又跟我说“你们有个list“,到底哪句是真的?

P先生:我回去看下。

我:好吧,谢谢你。

这个电话早晨打完以后,他当然没给我发list,我只好再邮件催了一次。在邮件里,我说:第一,我没有bully你,我是为了公众健康着想;第二,你答应给我的list呢?

几个小时以后,我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邮件截图见本文末。邮件里他强调了:

  1. 这个list不全 (not exhaustive)
  2. 还是那句话,每个case都是不同的 (unique),所以全由auditor定夺
  3. 可接受的文件里:有订阅报纸杂志的收据
  4. 凡是从internet买东西的收据,还是不接受

看到订报纸这行,我的反应是:笑了。气的。

但光打嘴架没用,把客户的钱退回来是正经。于是我继续给M女士加压,加到一定程度,P先生又出现了,他给我寄了一封信,纸的信,信中指责了我对他的员工M女士的态度不好。

我又笑了。无奈的。

然后我做了两件事:

  1. 我给P先生的老板,寄了一封挂号信,这封信我是请律师帮我改的,这样文笔精密了很多。信中我控诉了P先生的种种不合理 (实际上远不止拒绝online收据这一件事)
  2. 我联系了安省Ombudsman,这是对政府的监管机构,我正式投诉了P先生

P先生的老板不得已回复了我。不出所料,官官相护,他也是一样不承认online shopping的相关文件。

我跟P先生的老板说:你既然不承认internet对现实的影响、和给生活带来的便利,那为什么在我给你寄信之后,你图方便用电子邮件回复我呢?

P先生的老板从此不说话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那手上的case们怎么办?其实还好啦,除了极少数像M女士这样的,别的audit officers除了反应慢,对文件的处理上还是比较合理的。

而已经分配给M女士的case们怎么办?在和律师商量之后,我直接通知M女士:你要的那些信息和文件,都跟退NRST这件事没有直接关系,你这属于侵犯个人隐私,我的客户是不会满足你的要求的,请你直接在application阶段拒掉我们吧。

然后,马上,我把M拒掉的cases们,交到了Appeal部门。再然后,我就发现一个惊人的数据对比:

  1. 去年5月份交到M手上的applications,她一拖再拖,最后直到今年5月份才给出拒绝信
  2. 而同一个case我转脸马上交到Appeal去做,我是5月15日交上去的,然后6月15日收到通知,通过了,没问题,马上退NRST,一共用时1个月。

再插播趣事一桩,事情的主线是:我在同一天里,上、下午各给P先生和他的老板,写了一封邮件。

上午的邮件,我写的是:亲爱的P先生,你好,最近我和NRST退税申请人第一次交流的时候,在我的几十个问题里,我会问一句:你平时订报纸杂志吗?对方的回答,尤其是来自年轻人的,都是一个白眼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直到今晨,我漫不经心问过这句之后,电话那边的回答竟然是:是的,我学经济的,我平时订阅《经济人》杂志。这句平淡无奇的话引起了轰动,我们firm办理退海外买家税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个满足了你P先生的“订阅报纸杂志”这条要求的客户,我们firm全员激动不已,奔走相告,也想把这个喜讯跟你分享。

到了下午,我再写一封:很不好意思,订了经济学杂志的那位女同学,她刚刚补一个电话过来,告诉了我她是在网上订的杂志,所以陷入了你另一条规定“internet purchase”都不能算的坑里。这位女同学很是着急,她问我说:要不她去杂志社的办公室走访一下,去要个收据什么的?我马上制止了她这一不明智的举动。我说:省长要咱们呆在家里,P先生说你得出去购物才行,我觉得还是应该听省长的,你觉得呢?

P先生和他的老板,收到这封信,都装没看见。好城府。

不过事情还是有变化,从此之后我提交到省政府的NRST退税case,都没有assign给M女士来处理了。

好啦,总结一下,以上的所有数据告诉我,我要:

  • 跟大多数audit officers保持良好关系
  • 跟Appeal部门一定保持良好关系
  • 对M女士和P先生,我要斗到底,倒要看看这个“理”字,能不能压住邪门歪道。

把P先生邮件给我的邮件贴出来之前,我还得强调一下:正如P先生自己所说,这个清单是不完整的 (not exhaustive);而事实上,没有一个实际干活的audit officer,是按照这份如此草率的临时自己写出来的清单来审case的。


Danny Chen,JKtax Director & COO,全面负责事务所的运作和管理。办公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工作微信 jkre-dann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