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房东的万圣之夜(三)

书接上文《一个房东的万圣之夜(二)》

万圣之夜是漫长的。我朋友那边的中控总是抱怨USB not formatted,换个几个我带来的USB外接硬盘都不行。我这边就算连上网线,也还是慢。但女警并不急,我一边下载,她也一边开始了对我的调查。我迫不及待地跟她表明:main floor的这个房客John是跟我有lease合同的,但他女朋友可没上lease,其他房客以前还跟我抱怨过他带女朋友回来过夜呢。女警平静回复说:哦这样, 那,整件事,包括我们,都是给你添麻烦了,但没办法,请你协助我们调查吧。

我交给她我的驾照,跟她聊了我的职业、家庭。女警说:原来你是做税务的。我说是啊,不过可能帮不上你了,你们警察的…… 收入,是很稳定的…… (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表达了)。女警突然情绪化,满嘴的F word:稳定个屁,我是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就这样前两年CRA查我,罚了我4千块钱哪!

我呆住三秒,真诚地问CRA怎么能有机会做出这种大义灭亲的事儿来。女警说:我们不是总会去上庭嘛,还有开自己的车出去办事啊之类的,那年里我就报了些汽油票之类的费用。结果转过年来CRA问我要收据,你说我哪儿能keep那些收据啊。我附和道:impossible。女警说可不是咋地,结果连本带利罚我4千啊,我哪儿有啊,只好借了LOC才还上。

我只好半开玩笑说:要是咱们早点儿认识,也许我们能代理你跟CRA争一争。眼看着女警若有所思的样子认真了,我赶紧说:但好像有个什么boundary吧…… 或者conflict of interest什么的…… 女警说:没事儿!这不算conflict,这要都算我们警察就寸步难行没法生活了。好,以后我同事要被查了,我找你。我心里说不上是苦是甜。

我转了话题,说officer你刚才说你有三个孩子,那你现在夜班,他们都没事儿?说起孩子,女警的心情又好些了,开始絮絮叨叨说起她的三个孩子,还拿出手机来,跟我显摆她的一个app,可以看到三个孩子都在什么地理位置,说一个在上夜班,另一个也在上班,还有一个在…… (我回头看电脑屏幕,走神没听清)。不过心里还是感慨,这就是普通白人家庭的生活,也挺拼、挺累、挺辛苦的。

然后聊到对大麻合法化的看法。我是普通华人的抵触心态,我说起码我不想我的孩子沾这个。女警劝我“放下”,劝我接受事实。

看表已经到了后半夜了。朋友那边的中控还是连不上USB,我这边的下载还是太慢。我跟女警说:一共4个摄影头,每个7小时的录像,照我目前这个连接的速度,算一下可能要近10个小时能当完。所以能不能我把中控台今晚拿回家去,我家里的路由器更快些,我回家拷贝到USB上,再给你。女警说:那我上去请示一下。

就在我们在地下室工作的时候,main floor一直有人在走动说话,听声音好几个人。后来离开M6K的时候我张望了一眼,看到detective了,穿白衬衫打领带,原来侦探是便衣的。

过一会儿女警下来跟我说:可以,但能不能请你把资料送到我们11分局去,资料上请注明是Occurrence #2010833,我说行。女警看我做好市民不眨眼,又告诉我她叫Sandy,又给我了她个人的手机号,说明天她轮休,但如果视频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她。我说好的谢谢。她说:应该谢谢你才对。

然后朋友帮我一起动手拆设备,准备回家再说了。因为摄影头console用的是普通磁针硬盘,所以我很怕磕碰一下硬盘读不出来了,小心轻放把东西都往车里挪,Sandy帮我们打手电照着路。出得门来看到外面车停的车更多了,都再闪啊闪,前院地上放着一个类似担架的东西,我和朋友对望一眼,都叹口气。John的房间就在洗衣房正上方,原来女孩的尸体一直在我举头三尺。

后续请见《一个房东的万圣之夜(完结篇)》


Danny Chen,JKtax COO,全面负责事务所的运作和管理。联系方式:电话 416-890-1596;邮件 admin@jktax.ca;工作微信 jkre-d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