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20

2 posts

股东去世了, 我们怎么办?

看了会儿疫区的新闻看得心里闷得慌,想转移下注意力侍弄侍弄家里的花花草草,却发现我斥资20块的人参榕已经耷拉着脑袋开始出现秃毛儿现象了。正郁闷着,一个久未联系的客户贾大海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打进电话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他公司的另一位股东车祸了。 我有很多公司客户,比如贾大海这类的公司,属于不上市的加拿大私营小企业,叫 Canadian controlled private corporation (CCPC) 。相比中大企业在制度和框架上的成熟完善,这类私营小企业在管理体系和人力配置方面往往有很大欠缺,贾大海的公司就是。 贾大海和刘长江是在多路多回北京的飞机上认识的。大海家在国内多年经商,等大海出国时家里已经相当富裕。刘长江出国前是一家大企业的项目经理,家境普通,但个人聪明努力,大学毕业后从底层一步步干到中层,算是中等管理层骨干。2000年初刚刚兴起移民的时候,就带领老婆孩子到了加拿大。贾大海和刘长江在飞机上一见如故,都喜欢玩户外,下飞机了还聊得意犹未尽,彼此留了电话。 回到加拿大,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几年后大海拿了家里一笔钱,想“找点儿正经事做”。大海找到长江,商量着一起干点儿啥,几番调研两人瞄上了电子商务。一个有冲劲儿有资金、一个稳当有管理经验,正赶上电子商务的好时机,生意一下子做起来了。几年过去,雇了七八个全职员工,公司每年销售额稳定在五六百万左右。几年前,一个IT技术大拿陈黄河以技术入股后,更是如虎添翼。大海、长江和黄河做事情还算有商有量,尽管时不时有矛盾,但仨人还是能顾全大局,协商着解决。 可是,长江车祸,人没了。 长江持有公司45%的股份,按照加拿大税法规定,人死了,持有的全部资产将被视同以过世当天的市场价出售,有增值的交增值税。如果配偶健在,可利用spousal rollover 将股份免税转移给配偶,直到配偶也过世时再计算增值税。 这些年的辛苦经营公司从无到有,从两个人到一个成熟的团队,股份从零到如今几百万的市价,45%的股份交terminal tax 绝不是个小数字。可若由太太接手,太太就是45%的股东。长江太太从移民起,从未工作过一天。大海和黄河真的愿意带着一个“身无长技”的家庭主妇给企业做决策吗? 况且,长江太太已经明里暗里表示,自己没有经营手段,只要每年的分红来养活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换句话说,另外两位股东从此将承担起整个企业的运营发展,若企业盈利有了分红还得被分走将近一半。再进一步,若长江太太再婚,成了别人的太太,一样年年照拿45%的分红。 两位股东不愿意。 这种情况下,一份完善的Shareholder Agreement 或 Buy Sell Agreement 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股东协议中应设置明确的条款,规定当一方股东过世或丧失劳动能力、决策能力时,企业的其他股东或企业本身用哪种方式、什么价格购回过世股东手里的股份。 常用的做法是,企业给股东买人寿保险,一旦发生股东去世,企业可以有足够的资金(保险赔偿金)购回去世股东手中的股份而不影响每月的现金流和正常运营,平衡了股东和股东之间的利益关系,同时也避免了现有股东被迫和已故股东的配偶、子女同室操戈的窘迫局面,保证公司的持续发展。 JKtax是一家纯粹的会计师事务所,不代理、不推销任何保险产品。但保险是个人和企业规避风险、税务规划、遗产规划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请读者自行联系保险专业人士详细咨询。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室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  

You‘ve been kicked out by Mia

I was kicked out from a WeChat group owner this morning. This specific taxation discussion group is established by CCPAA (Canadian-Chinese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Association) and the group owner kicked me out simply because I replied “we have such a service” when a peer personnel asked where to get a pa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