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家庭信托

中华民族讲究传宗接代,多子多福。越有钱越喜欢多生,子孙贪图享受的多、肯踏实赚钱的少;家庭内部利益分配不均,打官司的、离婚的,家产四下一分,祖上打下的革命江山往往很快败完。所以说富不过三代是有道理的。但是,有些家族却能能打破这个魔咒,法宝之一就是家族信托。

信托的优点

信托在防子嗣分家、防离婚分财产、防子孙挥霍、以及避税延税等方面都有重要作用。

举个例子:我有500万的家产,如果通过遗嘱传给下一代,子女一下子便拥有全部家产的所有权和支配权,容易败光。通过信托,我规定子女必须大学毕业、年满25岁后,或婚姻稳定生了第一个孩子,满足了我定的条件,每年才可从信托中领取一定金额。这样,500万做到了细水长流,避免子女在年轻心智不成熟时将资产挥霍一空,也防止了因子女婚变造成家产被分。

香港富豪许世勋将420亿家产放入信托,儿子许晋亨和儿媳李嘉欣每月可以领200万,豪宅也只有使用权,直到终老。如果离婚,李嘉欣分不到信托内任何资产,因为老爷子早防了一手,没有将大笔财富直接放到儿子名下, 有效地进行了家族资产的隔离和保护。

默多克在和邓文迪结婚之前将140亿资产转入信托,规定有投票权的股权只有默多克本人和上一段婚姻留下的四个成年子女持有。14年后和文迪离婚,默多克依然牢牢掌控着公司,邓文迪和女儿们只享受指定的信托收益和两套豪宅。所以说,将家庭财富和公司资产进行隔离,对企业家来说非常重要。如不隔离,一旦婚变,会影响整个公司运营。使用信托,既保障了前任配偶和子女的优越生活,同时也避免了前任配偶在离婚后借子女的名义插手家族企业。

由受托的专业人士负责投资管理信托内的资产和发放还可以免除富家子弟的理财重任,保证子孙一辈子中任何时期都有生活保障。

同时信托还可以规避遗嘱认证的繁复手续。法庭的遗嘱认证费时费力,花上几个月或几年都不鲜见。在遗嘱认证结束之前,继承人是无法拿到或处置遗产的。在安省,市值500万的遗产认证费是$74,500元,1000万的遗产认证费是15万元。感兴趣的请阅读 遗产的认证 一文。一旦进入认证程序,遗产的项目是可以被法庭公开的,这对于财富多、关系复杂的家庭极易造成家人之间的猜忌纷争。而信托则内的资产内容是完全保密的,而且因为财产属于信托内所有,不构成遗产,不需认证。

利用信托安排财富的除了许世勋,还有梅艳芳、林心如、沈殿霞、李嘉诚、马云、刘强东、潘石屹、洛克菲勒、巴菲特、戴安娜、盖茨、总统Trump、肯尼迪家族…… 但凡我们耳熟能详的富豪人物,大部分使用了家族信托。

信托的历史

信托这么伟大的发明,实际也就存在了1000多年。

在古代英国,人们信奉基督教。上帝爱乐捐的人,活着要行善捐献,死后才能入天堂。于是有钱人纷纷将土地捐给教会,导致教会名下土地激增。教会的土地是不用交税的,因此皇上不高兴了,传旨规定:但凡要捐赠给教会,必须先经皇上同意。这可怎么办?当时,英国奉行政教分开,为了保证教会继续获得各种捐赠,教徒们就想了个变通的办法:要捐赠给教会土地的,不直接捐,而是先交给第三方持有,第三方则再将土地上产生的收入转交给教会。这就是信托的雏形。

还有一个说法是,在罗马教皇的倡导下, 出于宗教目的,西欧的地主贵族骑士和农民自费组织了十字军东征。那时候还没有飞机,出一趟远门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离开故土,贵族地主就没法在每月一号按时收租了,所以临行之前地主们纷纷将地契啊、股票啊、金银细软啊、老婆孩子啊,托付给信得过的哥们儿打理。多年后地主骑士风尘仆仆归来却发现物是人非,当年托付的最好的哥们儿过惯了不劳而获的日子不愿返还财产。地主们只好集体上书给皇上,这就诞生了英国信托案。

信托有三个要素:settlor (委托人)、trustee (受托人),和 beneficiary (受益人)。

  • 委托人就是地主贵族,通过一系列的法律文件把自己的财产统统转移到受托人名下,自己不再拥有,也不必再为这些财产交税;
  • 受托人往往是一些专业机构,在名义上拥有这些财产,财产如何打理和分发,都由委托人制定,如违约就要承担法律责任;受托人可根据不同时期受益人的财务状况放款,达到避税的目的;
  • 受益人可以指定任何人,多数是配偶和子女子孙。婚外子女,宠物或其他人也都是可以的。可见,信托的另一个好处是隐私性,因为财产从个人名下转走,查不到,委托人想留给谁就留给谁。而其他人比如债主即使明知道对方建立了信托,由于信托内的资产不可分割,不在债务追缴范畴中,资产因此能够得到保全。“不怕坏人多,就怕坏人懂信托”,就是这么来的。

到了现代,信托还成为一种避税延税的手段。财产在转入信托时交一笔税,给受益人分配的时候再由受益人交税。

比如,美国是有赠与税和遗产税的,到了2019年每人一生有总共1140万美元的生前赠与限额,超过了就要交赠与税,最高税率为40%。我不发愁,因为这辈子达不到这个起征点,但对有些人来说影响非常大。美国总统 Trump 的爸妈为避税各自设立了信托,受益人是Trump。当Trump爸妈将6988套公寓赠与给信托时,银行估价为9亿美金,要交很多税。爸妈请了纽约的大神级估价师Robert,硬是将9亿的房子估成4千多万,赠与税一下子低了很多。

盖茨夫妇早年建立了公益信托,社会捐赠有400多亿美元。为什么富人都喜欢做公益呢?我以小人之心分析了一下:美国的遗产税很高,2019年个人遗产免税额是1140万美元,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全球资产都要计入。不管住哪,只要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就全球征税。因此美国人做财富传承规划中最重要一项就是规避遗产税。将财产赠与给公益信托,在给慈善捐款的年数完成后,信托内剩余资产再分配给指定的受益人,比如孩子,就无需再交遗产税。并且,公益信托内资产的增值部分是免征增值税的。另外,捐赠还能带来税务上的减免。所以信托在美国的使用非常普遍。一句话,人类历史上永远是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等这些专业人士最能极富创意又不动声色地帮富人隐藏和转移财富。

加拿大信托 – 延税避税作用被削减

信托的好处那么多,为什么不人人都建一个呢?

为打击国际逃税,各国税法不断修改,仅2018这一年就发生了中国新税改、美国新税改、加拿大新税改…加上2018-09-01 中加两国CRS(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s) 开始第一次交换金融涉税信息,利用信托来避税越来越难了。时常听说谁谁的离岸信托被“击穿”了,指的就是某些信托的保全和避税功能被削弱甚至瓦解。

在加拿大,使用信托要留意“ attribution rule” 归属原则。如果信托内资产的收益以分红(dividend)或利息(interest)形式分给受益人,且受益人恰好是配偶或未成年人,则收入要追溯回委托人交税; 若受益人已成年,则可避免归属原则。如果委托人在建立信托之后继续“操控”信托内资产走向,信托成为一纸空文,则很容易被击穿,那么整个信托无效,资产收益同样要attribute back 到委托人纳税。信托内的收益若没有分配给受益人,则按照个人最高税率交税。因此受托人都会尽量做出分配,使得信托的延税作用被大大削减。加拿大信托有“21年rule”, 每21年视同将资产全部售出,因此每隔21年将面临高额增值税,所以在建立信托之前必须请专业人士详细规划;一旦建立,委托人不可将信托内资产随意收回,否则会涉及上面说的“归属”。

建立信托的手续复杂,律师起草、会计师计算等维护成本较高; 信托本身也要每年报税(T3)。

信托不是一个可以直接套用的框架,标准条款之外的边边角角才是值得反复推敲之处。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电话 416-818-7157; 416-890-1596;邮件 carol@jktax.ca; admin@jktax.ca;办公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