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image
love all, trust a few, trust us.

遗产规划 (二)房子多,现金少

(Last Updated On: 2021-10-07)

“Asset-rich, cash-poor” 

大卫拥有一处 principal residence 和度假屋,到目前为止 principal residence 增值60万,cottage 增值50万。若大卫去世,自住房的增值免税,cottage 的增值一半计入收入,假设大卫没有其他收入,final return 得交税9万。

大卫的儿子很喜欢度假屋,童年的回忆都在里面,儿子提出不管怎样将来一定要留下度假屋给他;大卫自己也一直有个心愿,希望能给附近的教会捐一笔钱。

规划目标: 1. 少交税 2. 给儿子留度假屋 3. 给教会捐钱

大卫买了50万的人寿保险,指定 estate 为受益人;立了遗嘱,写明希望从遗产中拿20万捐给教会,其余的都留给孩子。

大卫去世了,人寿保险50万直接进入遗产。 遵遗嘱,执行人将20万捐给了教会,得到一张20万慈善捐款的收据;

度假屋视同在去世这一天以市场价卖出, 算出交9万多的税,有了donation tax credit 税从9万降低至 3千(给力!)。完了税,儿子如愿保留了度假屋。此时保险金还剩30万,教会也得到20万,真是一举三得,人人满意。

倘若大卫不买保险,9万的税钱筹借不到,那么执行人将不得不卖房交税,同时也没钱可捐了。因此这份保险在规划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回头看看,把保险的直接受益人设成 estate 也有不好的地方:1. 保险进入遗产,增加了 probate fee; 2. 若大卫生前有欠债,creditor 可向 estate 追讨

假设大卫的太太健在,可考虑把度假屋根据 spousal rollover 转给太太,增值可暂不交税; 太太也可不用 spousal rollover,依旧用 donation credits 减税。如果这样,度假屋到了太太手里的ACB为FMV,太太去世时 deemed disposition 造成的增值就降下来了,太太那时少交税。

案例二,宁可留给慈善, 也不交给CRA。

Janet 是个地产投资的好手,利用公司持有几处 street plaza 和几套出租房, 经营多年收入十分可观。多伦多近些年地产市场火热,噌噌上涨,评估师说这几处物业合计价值约 1千万了。Janet 规划了一下,如果自己去世,持有的公司股份市价 1千万(ACB= 0)那么 final return 算出交250万的税。遗产中没有那么多现金, 到时候肯定得卖掉至少二三个物业才够钱交税,多年的资产就这么卖掉实在太可惜了。

规划目标: 1. 少交税 2. 留下全部物业 3. 捐钱,福泽后人

保险经纪建议Janet买一份价值 250万的人寿保险,去世后用保险金支付税款;但是Janet 听说大卫用慈善捐款的方式帮他省下了很多税,于是买了保额 500万的人寿保险,并将自己熟悉的一家慈善机构设成直接受益人。一旦她去世,这500万的保险金直接进入慈善机构,带来的 donation tax credit 可将她250万的税降至不到 1万,这下子完全用不着卖房了。

Janet 很高兴,这即满足了她保留全部物业的愿望、还捐了一笔好大的善款、CRA的税就那么一丢丢也轻松交齐。

Janet 若自己手里钱不够,可用公司名义买保单。去世后公司作为受益人得到500万,再由公司发capital dividend给 estate, 让estate 有钱完税。

把保险受益人直接设成 charity 的好处:1. 万一反悔了可随时更改;2. 500万保险不进入遗产, 降低了 probate fee,同时规避了潜在的 creditor claim; 3. 由于慈善机构是直接受益人, 500万捐款的 donation receipt 可将 250万的税几乎全部抵消。

人在去世这一年,最后一份税表将是一张巨大的账单,大到超出你的想象。若有这个能力,攒下这个规模的资产,交这个金额的税,与其交给冷冰冰的CRA,还不如将它转化成慈善捐款,善举会帮助别人、造福社会、福荫子孙。收入越高的人,税越高;而税越高,慈善捐款的减税越是给力。电视上经常看到富人做慈善,为什么?资本逐利,“利”既可以是金钱上的得利,也可以是精神和信仰上的富足。

抛开精神世界的富足不说,单从“钱”的角度看,$200以下的慈善捐款可产生15%的 federal tax credit, 超过$200的部分可产生 29%的 tax credit。对于一个已在最高税阶的人来说,超过$200的捐赠部分可产生33%的 tax credit。

Donation tax credit 可 carry forward 5年,这意味着在2016年的慈善捐款若当年不报,可在接下来的5年中的任意一年使用。捐款越高对应的 tax credit就越高。习惯年年都捐款的,可在5年内选收入最高的一年一起报,这样减税更给力。

夫妻之间应把捐款转给收入高的一方报,更省税。比如大卫和太太在2020年各捐款 $150, 若各自报,每人可得 $150*15% = $22.5 的 federal tax credit,  两人减税 $45;若由太太一人报$300,则可减税 $200*15%+$100*29% = $59.

案例三, 上市股票 捐给慈善 – 增值不计收入

通常情况下, 捐赠行为会造成 deemed disposition, 按市场价计算增值。但有两个例外:1. publicly traded share;  2. ecologically sensitive land

大卫和Alice 利用公司持有股票投资( publicly-traded shares),此时整个 portfolio 市价约500万,成本100万。经过讨论,二人决定把价值100万的股票捐给慈善。

由于捐赠的是 publicly traded share,  capital gains 完全不计入公司收入;公司还得到一张 100万的 donation receipt 报税时可从net income 中减掉 (subject to max 75% net income)。当年没用完的还可carry forward 到接下来的5年。由于公司一直是被动收入,税阶50%,所以这个 100万的捐赠使公司少交了50万的税;

除此之外,公司的CDA账户还能计入一笔 non-taxable portion of the CG, 整个80万增值都是免税的,所以80万全部进入CDA,股东今后可免税拿出。

若公司目前没有足够现金发capital dividend,夫妻则可给自己出一张promissary note (将CDA 转为 shareholder loan) , 这样就可以等公司有钱时再 pay down shareholder loan。

这样看来,公司捐了100万的股票,省下了50万的税,还有了80万的CDA 。附带着的另一个好处,公司share的市值会因此降低,以后股东去世交的税也会降低。

公司还可出钱为股东买100万的人寿保险,股东去世, 100万进公司CDA, 新股东(子女)可免税拿出,相当于变相利用公司的钱给自家谋福利,这可比把钱发到个人再买100万保险划算得多。

姊妹篇: 有钱人为什么喜欢捐款?

保险和捐款在遗产规划中起着重要作用。在遗产规划过程中,通常有四个人协同作战:会计师、律师、评估师、保险经纪。专业人士之间必须彼此了解、信任、团结,才能制定出一套适合客户的方案。对客户来说,切忌有了一套方案就束之高阁,以为立了遗嘱、买了保险、做了规划那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一份10年前制定的遗嘱,肯定不能反映当前的现实和逝者此时的意愿。建议每隔3-5年就翻出来看一看,世事变化谁都说不准这几年会发生什么。家庭资产、婚姻、孩子、企业有变化的,要及时跟专业人士沟通,根据现状修改遗嘱和各种规划,让它尽可能地符合当前,这样的规划才有意义。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年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办公微信 jktax-carol; jkre-dann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